Conceal与谎言配送看破的Formula[2]

 

  Conceal与谎言 Ⅱ

  

  「早安,晚安。」

  

  「さよなら。」

  

  ----------------

  少年蜷缩在沙发里。

  本来好好戴着的深蓝色的帽子掉落在地上,别着的笑脸好像在嘲笑着什么人。

  手搭在胸口上,由于长年不出门而变得白皙的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天真微笑。

  熟悉的窒息感。

  

  好像吃饭睡觉一般……本能的熟悉。

  

  以一成不变的沉溺在美梦中的假想下的表情,在心底某个角落喃喃道。

  

  「反正是不会死掉的,再多忍一会儿也没有关系。」

  

  身体忍不住动弹了几下,笑容渐渐的褪去。

  露出了仿佛无法忍受的悲哀神色,紧闭着双眼坠落的少年嘴角紧紧抿起。

  

  落地的声音在空旷的委托社里回转。

  

  「疼痛的感觉。」

  

  完全不想挽救什么,包括自己的身体。

  

  「原来接收到了痛感就不会那么严重吗?这种微妙的设定。」

  

  虚脱感一层层的奔涌而来。

  

  少年开口,无声的做了看不懂的口型。

  

  

  ------------

  浅黑色的学院风外套扑棱棱的飘进了委托社的小院里。

  “大家,都去上课了吧。”探头进门的少年,踩着六八拍子般的脚步平稳地走了进来。

  结果看见的,是一片狼藉的地面,沾了血的玻璃杯,和平静的躺在地上的黑发少年。

  “啊……啊!”很不幸目睹了凶案现场的,做完委托归来的沈默城第一次露出了失态的神情。

  他慌乱的跑过去,扶起已经没有意识的白夏,轻声呼唤着。

  “喂喂——白夏……小夏……没事吗……”

  

  无果。

  

  沈默城“啊啊”的叹了口气,就这样抱着白夏捡起浅红色的玻璃碎片,然后松了一口气。

  “白担心了……应该是摔下来然后顺带着打碎玻璃而已。”

  至于血,应该是手扎到了吧。

  他看着白夏,苦笑着将他横抱起,带进了自己暂住的客房。

  

  嗯,很久以前,有个家伙也是这样子在手臂上擦了一道疤出来……

  就像这样,让人白白担心了一场。

  

  -----------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团头发在书桌前飘。

  回过神来才发现,是视角问题。

  「靠在枕头上什么的,这家伙又恶趣味了吗。」

  白夏不满地哼了一声。

  “醒了啊……啊啊小夏,下次别睡在沙发上,吓死我了。”沈默城回过头笑道。

  

  「……要你管啊。」

  白夏把腿缩了回来,靠在被子豆腐块前,思绪还没有完全从有意识前的那一刻回来。

  

  「痛感……可以减轻窒息感吗?」

  

  “沈默城。”他开口道。

  “怎么了?”被叫到的人快步走到床边。

  

  “……啊呀啊呀。”他歪过头微笑,“救我这种事就先谢过了,那么——”

  他扯住沈默城的衣领。

  

  “你感觉到很难呼吸的时候——是怎么做的?”

  

  沈默城愣愣地看着凑近的白夏,似乎没有意料到会问这种奇怪的问题:“你是说胸闷?就是那种喘不过气来的?”

  “是啊。”白夏无所谓的松开他的衣领。

  “那就是……忍过去?”沈默城猛然间反应过来,“你胸闷?”

  “怎么可能。”他闭了眼睛嘲讽的笑了笑。

  

  「傻子,不然我问你干嘛?」

  

  “喂,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说啊。”沈默城略略有些担心。

  白夏面色有些不耐,不情愿的睁开眼盯着他:“废话,有能难为你的地方我会不说吗?”

  

  「问那么多作什么死啊,蠢呆的家伙。」

  

  “……嘛。”沈默城对白夏的这种突然的情绪转变已经习惯了,只是开始绞尽脑汁的妄图找到一个床上那人感兴趣的话题。

  “小夏你不用上课吗?”

  “……”

  

  “呃……巧○氏新作《大逆转○判》里主角居然叫成步堂龙○介……还是「ナルホド」,难道是说这货是原来主角的祖先吗?”

  “……”

  完了,这家伙连这个话题都懒得理会了。

  

  “诶对了对了,青夜祭上有几个学妹会来卖花诶社长她不是很喜欢吗那个能做香料的花草……什么的。”社长你一定要救我啊。

  “……”

  

  系统:对不起,您所使用的【社长话题】技能已失效。

  

  沈默城默默的叹了口气。

  

  系统你要不要这么混蛋啊啊——

  

  系统:多谢夸奖。

  

  “……”

  

  “……”

  出乎意料的,白夏终于舍得看向沈默城,开口道,“姐姐啊,很喜欢花的。”

  “像社长那样的人,会喜欢茉莉和玉簪花一类的吧——浅色或者白色的花。”沈默城一愣,随即开心的笑了起来。

  终于肯说话了——看样子,小夏似乎更喜欢谈他姐姐的事情。

  “是的,她喜欢那样的花。”白夏垂下眼,“还有海棠,她说那样的红色……非常漂亮。”

  “意外的小女生情怀啊。”沈默城点头,“说起来,我们这群高三的里头,也有不要命的追过社长她来着。”

  “是啊……明明其他人更有意义吧,如果做女朋友的话。”

  “因为社长她完全不是懂情趣的类型吧?”沈默城会意一笑,“‘你不说我就不知道’,这样的人吧。”

  “而且还有没脑子的,死缠烂打。”白夏似乎很苦恼的皱起眉来,“后来啊,那个学姐就被我不耐烦的‘意外死亡’了。”

  学姐……学姐……

  “……为什么是学姐啊。”沈默城扶额,“跟我听说的完全不一样啊——除了‘意外死亡’这种事。”

  “我还以为你会在意‘我杀过人’这样的事情。”白夏随意的伸直腿,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踹了一下沈默城。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应该是疑惑的问我‘为什么要杀人’吧,这个剧情发展。」

  “有问题吗?”沈默城眼神温柔的注视着虚空,“为了活下来去寻找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也,杀了人啊。”

  

  “是吗,好好奇。”白夏顶着蠢萌的面瘫脸毫不客气的吐槽。

  “真的吗?”沈默城转过头。

  白夏用手指点了点嘴唇,生硬的点头:“假的。”

  “……”

  沈默城深吸了一口气,“总之,这也算个秘密吧。”

  

  “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哦。”白夏笑的几近艳丽。


      “——嘛,要是说出去的话……就去死吧?”

  

  从口袋里的游戏机下拿出的小刀,随着看似亲密的动作抵在沈默城脖子上。

  

  “啊啊,一言为定。”沈默城同样笑着,看着白夏轻快地走向厨房。

   真危险啊,这个人。

        和印象中的那个孩子……截然相反。



  ……所以,不是同一个人吗。

      他略略感到失落。

  -----------------


评论 ( 5 )

© 青夜委托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