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 追忆 - |1|

|1|

“欢迎光临,抱歉现在社长不在,请问是来委托的吗?”

夏夕染坐在桌前,见到来人后急忙问道。

“……是的。”穿着白衣的男孩儿静静的注视着地面,亚麻白色的帽子低低扣在头上,遮住了半边脸。

“那么,是来委托什么的呢?”夏夕染好奇着这人的神秘,却也不好开口。

“也不能算是非常正经的委托……只是,帮我留意一下好吗。”男孩儿将一卷束好的白纸交给了夏夕染,微笑:“谢谢了。”

“啊好……”夏夕染注视着男孩儿匆匆离开,稍微有些无奈的打量卷子。

“咦……这个印章好像有点熟悉啊。”

“我要看看——卧槽!”在旁边拿午休时间补番的陆永宁一把抢过委托书,随即失声惊叫起来。

“怎么了?”夏夕染疑惑地瞪大了眼。

陆永宁的耳机已经被刚才的大动作弄得歪到了一边,吞吞吐吐道。

“这个印章……是家族里,笨蛋茉的那个分支专用的……”

“你的意思是说……”夏夕染的脸色震惊得犹如被偷了一百万元钱。

“——这个印章,是圣灵家的!”

陆永宁听了,不停大幅度的上下晃头。

 

圣灵家,是精灵族里最奇怪的家族。

这一族的家伙们只有两种主属性:创造和毁灭。

虽然听上去很帅气中二苏,但实际上只是个能力的区分而已:被判定为毁灭的一方主要学习的必须是体术,判定为创造的一方则修炼灵力。至于学习别的,是需要在确保主要优势不变情况下才行的。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提起精灵族的修炼了。

最为大致的划分,就是体术和灵力两块。通俗点说吧,体术是指武力值,灵力是指法力值。这是每个精灵一生中必然的重要分歧。

其中大概就分为四种体系。

单修体术的武力系;

单修灵力的法系;

均衡两种派别修炼的家伙,主修体术辅灵力的家伙,和主修灵力辅体术的统称为两修系。

还有完全不修炼这两种先天条件,单凭天赋过活的无修。

举个例子,音空寂和陆永宁就是以体术优先的两修系;

白茉莹是灵力单修的法系;

夏夕染算是主修灵力的两修系。

 

话题扯回来,创造属性的和毁灭属性的比例大约是1:11,圣灵家算了顶也就不到八十个族人,像茉子这样的不到八个。

也就是说,能拿到这种印章来盖委托的家伙,手指头都能数的出来。

“你看。”陆永宁从房间里拿出他自己的印章和白茉莹的印章盒,熟练地在白纸上盖了盖,“看吧,那印章和茉子的是一样的。”

“不对。”夏夕染摇头,“你拿着两个印章跟我一对儿,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你两在干什么呢,嘀嘀咕咕的。”凌筱愉提着水壶出来,疑惑道。

“来看看来看看,姓夏的说着这两个章不一样,我就没觉得哪里不对……”陆永宁烦躁的挠挠头,和衣服上“ (   。 0w 0。)”的颜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咦……”凌筱愉躬下身子,“啊呀,这个红色的是陆永宁你的?”

“对对对。”陆永宁点头。

“这样的话……”凌筱愉把水壶递给陆永宁,指了指外围的花纹,“这个不是不一样吗?花纹卷曲的方向。”

“这么一说,这个印章比起像茉子的更像是陆二货这一派的……”

“管那么多……委托的内容是啥啊真是快拆开看啦……”陆永宁扭过头。

“好吧。”夏夕染扯下捆扎用的丝带,摊开,

“留意一位名为沈默城的人类……”

“……”

“……”

齐齐沉默。

 

“内容也是简单到醉了,叫这名字的那么多。”她合上委托书,喃喃道。

“要跟茉子说一声吗?这个委托。”凌筱愉稍微有点担心的看着卷起委托的夏夕染。

“没事的啦——”陆永宁翻了个白眼,“本来她就不喜欢家里的破事,给她看了和没看不一样啊真是。”

“留着吧。”夏夕染摇摇头。

 

……直觉上来说,给茉子看,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情吧。



——

对对对我就是专业黑角色面部表情一百年不重样。

评论

© 青夜委托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