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尾声与撕裂的号哭 - 死亡编号7~9 -

「7」


「真是累死啦!」

「最终还是什么线索都没有呢。」

「早知道还是留在营地里玩游戏哦。」

「说起来我和你上次玩还没通关。」

「那就只能这样回复了……」


被派去调查情报的五灵——陆永宁、凌筱愉、莫晓樱、上官燃夏、慕容百合这么吵闹地回来了。

但是,一切早就不同了呢。

命运,正依照着疯狂的强者的剧本向前滚动,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了。


「新蕾?」

「茉子?」

这么呼唤出声之后却没有得到回复。

沉默的五灵走向命运的终点。

不,是属于他们命运的终点。


……


营地的中间,不知为何出现一个坑。是天坑么?这样无谓地想着走向前去。

「灵元的味道……好重呢。」


「这样的话根本无法自我安慰了啊。」

明明害怕着那样的事实,却还是无法抑制前进的脚步。

探下头去了。


「为什么呢……怎么会这样呢?」

「明明、明明只是出去查找情报而已。」

少年也好,少女也好,根本无法抑制撕裂的号哭溢出嘴角了。


「X灰,你之前还说了要为我们承包空调的吧。」

「小染,我们还没挑战过你的炒饭呢。」

「茉子稍微也多笑一下吧。」

「寒茗夜你的鬼畜笑我还没有截下来当铃声啊。」

「还想蹭钟小炎的饼干啊。」

「还想和傲雪联机啊。」

……

「我说,那个肉块,是傲霜吧。」

「这样了还能认出来真是真爱啊……」

……


「已经够了啊——!!!」


SHIROKA站在他们的后面。



「死在一起吧。」




|8|


委托社内。


就算是外头如同泼墨山水般美丽的缭缭云雾,也能感受到危险的逼近。

「出一次委托需要那么久吗?」

靠在椅背上的黑发少年早已换下了那套运动服,取而代之的是更显杀气的黑色长衫。

「忍不住想去看看啊。」

少年对着身后整理着书籍的人说道。

「不会有事。」沈默城安慰道。

白夏攥紧了拳,仰起头冷声道:「我要去。」

「等……」没等沈默城说完,少年就消失在了视线所及之处。


「三思而后行……唉……」

他收拾着手上的书本,抬头看了看天空。

意味不明的,沉重的灰色。


……会下雨吗?

手中的书不经意间跌在了地上,哗啦啦的被风吹开了。

他低头看着显现的手写文字,心脏突然有些钝痛。


「青夜委托社」……和一个鲜红的「×」。



……找不到。

……找不到。

……为什么……找不到啊。

不知道在哪里该去哪里找所有的有关地点都找遍了没有任何的痕迹。

没有一个人在没有一个人回答没有任何和委托社扯上关系的人停留。

偏执的少年挣扎着朝前方走去,却不知定不会有曙光来临。

注定的极夜。


早已编写好剧本的SHIROKA笑意盈盈的看着风卷起误入极地的少年那黑色的衣摆,划出死亡的弧度。

「染上鲜红吧。」

这么宣告到。


长衫扑棱棱的翻飞。

不知疲倦的跑着,寻找着熟悉身影的少年,眼神凛冽得划破了界限。

「继续向前走吧。」

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已经不明晓了。

但是……

白夏停下脚步,闭着眼静静地站立着。

……力量。

……姐姐的力量。


……在那句话之后,浮现而出的是熟悉的灵力味道。

那力量最大限度的绽开,恍若灿烂的烟火。

「向前走……就是答案……」

某个声音诱惑着他,由外界直直抨击心灵。

能听见钟表的走动声,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咔哒。

向前一步。

咔哒。

向前一步。

咔哒。

向前一步。

咔哒。

咔哒。

咔哒。


脚步声再没有响起过。

白夏握着枪,上|膛。


他睁开了眼。


……


完全被血色染红的天空,沉重的时间流转着。

被各色的美丽水汽晕染的废墟——崩坏的建筑,飞散的沙砾,倒插的钢筋和无意义的鲜红上,是绚丽如同极光般的死亡之旗。

咔哒。


滴答。


血液滴落的声音和秒针的走动声。


白夏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诡秘压抑的场景了。

不是第一次看到各种族死亡的常态,但是却是第一次看到……那样漂亮的银蓝色灵力。

……姐姐?

死掉了。

……全部的人?

死掉了。


……包括姐姐,全部都死掉了。


原来那一瞬间感知中出现的烟火,是死亡的预兆。

凭什么为什么把我留在这里啊,你们。

说好的回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说好的回来一起去旅游说好的你们要陪我一直笑到最后。


……撒谎。

明明……都窝囊的在这里死了不是吗!


白夏海蓝色的瞳开始染上血红。


……死掉了死掉了死掉了死掉了全部都死了。


「死掉了死掉了死掉了死掉了全部都死了。」


SHIROKA开心的复述道。

「来怪我吧?」


面前提着纱裙盈盈鞠躬的家伙,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啊。

白夏冷漠的看着SHIROKA,抬起了手腕,扣下扳机。

砰。

「真可惜。」SHIROKA意味不明的笑着说道。


……?!


左胸被贯穿,溅射出的是血红色的液体。

不能定义为血……如同人类那般的鲜红色,却弥漫着凌厉的雾气。

……到了死亡的时候也是个异类呢。

他微笑着向天空中那片银蓝色交织的光海伸出了手。

……

……

……

……姉ちゃん。



沈默城焦急的寻找着任性的少年。


头顶的帽子已经被树枝刮落了,落在了地上却没有被主人拾起。

SHIROKA优雅的将它捡起,背着手拿住的刀还滴着红色。


时间已经带走了一个人。

「无人生还」的剧本,还需要一个循环的死亡故事。

不用去祈祷神明——愉快地决定,就是这位「先生」了。

她微笑着在心里默叹道。

就算是误入的人,不管过往的是故事多么动听……都只会变成废墟中的沙粒。


该死了。




「9」


永远「极地」的入口。

那是,所有精灵所期望的存在。

其实她很早就知道这里了。

但是说要开启的话,直到今日才能完成吧。

 

SHIROKA随意地抛着海蓝色眸的少年的手枪,嘴角还挂着笑容。

刚刚,还用这把枪,射穿了最后一个人的心脏呢。


「我写下的剧本果然是无法改变。」


因为是强者的剧本啊。

不论是什么时候,这个世界也好,那个世界也好,走过了无数位界,这一点都是无法改变的。

强者才是最重要的啊。

我成为了强者,你就会回头看我一眼吗?

呐,我说。


会的吧?

会的吧?

会的吧?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哦。


虽然早就不再会向神祈祷了,但是现在,却有点期待着这样的事了。

在醒来的瞬间,你一定会张开雪白的双臂,来拥抱我的对不对?

因为我是世界的强者啊。



看啊看啊,地上的这些液体。

不管是透明的也好,红色的也好。

都是存在的证明哦。

杀死多少人也没关系了,背负多少罪孽也没关系了。

只要,你能醒来就好了。

 

我喜爱的,母亲啊。

 


「已经,够了吧?」

维持着诡异的笑容的脸露出了疑惑又期待的,像是小孩子盼望着回家的大人会带来什么的玩具呢的表情。

「好期待啊。」

温柔地笑了起来的SHIROKA,脸边还沾着温热的血。

脚下的血液不断向着深渊汇去。

 

「已经,够了吧?」

SHIROKA欣喜的表情的僵硬了一下,接着回过身,提着纱裙对着来人行了一个屈膝礼。

 

来人穿着轻便的银色铠甲,虽然是和SHIROKA的一头紫发完全不同的,银色和粉紫色的混色短发,却因为裸露出的肌肤上,相同缠绕着的绿色纹路可以看出一个事实。

——她们是姐妹。

 

「终于赶上了……呼。」

因为过度使用「精灵之翼」的NATOKA喘着粗气,看向SHIROKA的眼神却一如既往的凌厉。

或者说杀气?

就算是说成爱意也好。

今天一定要在这里解决掉她。

 

「就算是弯下膝盖,也不会盖得住你衣服上沾染的血腥的。」

NATOKA面无表情。

「诶,那样也没关系啦。」

SHIROKA纯真地笑了,即使是,站在血污之中。

「姐姐你不也是期待着么,母亲的回归。」

「精灵之王什么的,政斗所导致的战争什么的,真是太——肮脏啦。如果是母亲的话,大家一定会欢呼着「万物之子」的圣明跪倒在「该亚神殿」之前的啊。」

SHIROKA抚掌微笑。

「所以,SHIROKA,我几百万年来都十分喜爱的妹妹,你就要为了这个,杀死了他们么?」

NATOKA依然面无表情。


但是隐藏在下面的,是爱意或是恨意。

随便了。

怎样都好了。

 

「为了和平去战争,没有什么不对的啊。」

「不对哦,SHIROKA,如果是为了鲜血的话,绝对可以不用那么肮脏的方式。」

 

NATOKA左手臂上放置着盾牌,空出的右手拿着重剑。


——「电之盾」。

——「雷之剑」。

那是「神器」。

 

「哥哥已经死去了。」

NATOKA微笑。

「SHIROKA,你还想再死多少人呢?」

「我都说没关系了哦,反正,只要母亲会来就好了。」

NATOKA眼中笑着的SHIROKA,已经坏掉了。

 

不对是以哪种意义上说都好,反正已经是坏掉了。


在NATOKA眼里沾染着血腥纯真地笑出声的小妹妹SHIROKA。

亦或是自己所倒映出来的,与真心相违背的,说着谎话的SHIROKA。


感觉「心」什么的,已经被怪物吞掉了。

好讨厌啊。

真的好讨厌啊。

可是又喜欢着呢。

应该怎么办呢?

应该如何是好呢?

在心底发问着没有任何意义也不会得到回答的问题。

 

「你只是想杀人而已。SHIROKA。」

NATOKA阖上了眼睛,犹豫了一下才将这真实却是欺骗所引出的答案说出。

「……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HIROKA眼底啜满了泪水。

「真不愧是姐姐啊,果然呢,猜出来了。」

「其实都是假的。」

又或者说一切都是真的。

 

相对的爱意与相对的恨意。

相对的恨意与相对的爱意。

 

SHIROKA忽然抱住了NATOKA。

 

「我明白了。」

「抱歉。」

 

重剑在刺穿了SHIROKA之后,随即也进入了NATOKA里。

 

「都去死吧,一起死吧,姐姐。」

 「嗯。」

 

因为血缘,所以爱

因为死去,所以恨。

因为血缘,所以爱。

因为责任,所以恨。

 

我说过了哦,那件事。

——「我写下的剧本果然是无法改变。」

 

对,名为「无人生还」的剧本。

都死了啊。

这样的才是正确的。

「我真是不错的导演,对吧。」

 

「最喜欢了哟,姐姐。」

 

在互相拥抱着死去的少女的躯壳完全透明的时候,穿着洋装的「魔女」与她的「记叙使」来到了这里。

 



「魔女大人,这也是历史啊。」

 


——

我终于逼着夏若爆seed一千七了。【茶。

等等我们说好来录音的呢?(。

评论

© 青夜委托社 | Powered by LOFTER